慕裘

楔子

        荷兰时间上午9:20
        不知怎的,郭森最近很烦躁,他总感觉有一种山雨欲来的不安感。明明是在如此寂静的咖啡厅里沐浴着阳光,他的心跳的却很快:到底是怎么了呢,是不是最近会发生什么事?于是,你便看到了一个身穿呢绒大衣的高大男子握着咖啡杯自言自语,他摇了摇头:“呵,我怎么神经兮兮的”。
        街上是熙熙攘攘的人群,但一眼看去,只有郭森一个东方面孔,“唉,什么时候才能回国痛痛快快踢场球啊”,说着便加快了步伐。
        北京时间下午15:20
        “啥?不会吧,哎我的姑奶奶呦”张郁繁从沙发上一跃而起,“你就不能消停会儿啊,又搞什么同学会啊?这才毕业一年!唉,你别哭呀,我听你的行不行?什么?后天?合着你这就是通知我一下?啊~~好吧好吧,你漂亮你说了算~我一定不会迟到的。”少年揉着乱糟糟的头发,“真麻烦,不知道他会不会来呢,啊,我在想什么啊,烦死了睡觉!”
        美容院,颜奈冰躺在沙疗床上,嘴角勾起了得逞(感觉是猥琐)的笑容,:“哎呀,就剩郭森没通知喽,真是期待他们两个重逢的场景呢,到时候我又有素材了嘿,嗯,让我看看啊”。
        十指翻飞了一会,email里出现了这样的文字:
亲爱的三木小可爱: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你想我了没,去了荷兰这么久,也不知道给我发张照片,难道是我没有魅力了吗?不过,这次你必须乖乖的滚回国,呐三天后就是我们帝都工科大学A班的同学会了,地址时间我一会发给你,你要是不来的话,嘿嘿(º﹃º )我就把你画成小黄漫的男主角!(歪,大姐,这事你不是已经干了吗)(你闭嘴啦)
       所以一定要来呦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――爱你的小冰冰嘿嘿(º﹃º )
        荷兰时间中午12:40
        “唔?邀请函?同学会?竟然这么快就毕业一年了?都一年了奈冰还是这么跳脱。不过,我好像还没准备好重逢呢。”郭森吃着盘里的蛋包饭,笑道:“刚好,也该回家看看爸了”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6)

  1. 一只上天球慕裘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哇!慕慕的第一坑好棒!坐等后续!!! @慕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