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裘

楔子

        荷兰时间上午9:20
        不知怎的,郭森最近很烦躁,他总感觉有一种山雨欲来的不安感。明明是在如此寂静的咖啡厅里沐浴着阳光,他的心跳的却很快:到底是怎么了呢,是不是最近会发生什么事?于是,你便看到了一个身穿呢绒大衣的高大男子握着咖啡杯自言自语,他摇了摇头:“呵,我怎么神经兮兮的”。
        街上是熙熙攘攘的人群,但一眼看去,只有郭森一个东方面孔,“唉,什么时候才能回国痛痛快快踢场球啊”,说着便加快了步伐。
        北京时间下午15:20
        “啥?不会吧,哎我的姑奶奶呦”张郁繁从沙发上一跃而起,“你就不能消停会儿啊,又搞什么同学会啊?这才毕业一年!唉,你别哭呀,我听你的行不行?什么?后天?合着你这就是通知我一下?啊~~好吧好吧,你漂亮你说了算~我一定不会迟到的。”少年揉着乱糟糟的头发,“真麻烦,不知道他会不会来呢,啊,我在想什么啊,烦死了睡觉!”
        美容院,颜奈冰躺在沙疗床上,嘴角勾起了得逞(感觉是猥琐)的笑容,:“哎呀,就剩郭森没通知喽,真是期待他们两个重逢的场景呢,到时候我又有素材了嘿,嗯,让我看看啊”。
        十指翻飞了一会,email里出现了这样的文字:
亲爱的三木小可爱: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你想我了没,去了荷兰这么久,也不知道给我发张照片,难道是我没有魅力了吗?不过,这次你必须乖乖的滚回国,呐三天后就是我们帝都工科大学A班的同学会了,地址时间我一会发给你,你要是不来的话,嘿嘿(º﹃º )我就把你画成小黄漫的男主角!(歪,大姐,这事你不是已经干了吗)(你闭嘴啦)
       所以一定要来呦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――爱你的小冰冰嘿嘿(º﹃º )
        荷兰时间中午12:40
        “唔?邀请函?同学会?竟然这么快就毕业一年了?都一年了奈冰还是这么跳脱。不过,我好像还没准备好重逢呢。”郭森吃着盘里的蛋包饭,笑道:“刚好,也该回家看看爸了”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那年四月那场雨(新坑呦)

      (开新坑啦)那年四月那场雨
注:男男文哦(第一次写男男好紧张)
男主双强,不会把0 写的很柔弱的呦
        今天可以说是开篇通知,之后会有楔子助大家了解男主们!我的文风不会太突兀,会把情感转变都写出来(应该会保持周更。。吧)
        废话不多说,下面就是主角们的档案啦~
        男主一号:
姓名:郭森 (三木)
身高:186
生日:1994年2月16日
爱好:足球,游戏,数理化←_←
细节:细腻  温柔  专情  但是偶尔会逗比
脑回路清奇,疑似外星人(hhhhhh)情商不是特别高  遇到大事冷静处理,决定果断
星座:水瓶
总结:行动派
        男主二号:
姓名:张郁繁
身高:181
生日:1995年10月4日
爱好:足球  游戏  学各种情话
细节:逗比  爱笑  阳光  有很多迷妹  很懒  喜欢去天台吹风(真是奇怪的癖好)选择困难症  情商为负  自认为是直男
星座:天秤
总结:皮皮怪
        特殊女角色:
姓名:颜奈冰
身高:177
生日:1995年12月26日
爱好:音乐  旅行  交朋友
细节:男男画手  因为对郁繁感兴趣(以郁繁为原型创作)所以答应了他的追求  从小就是女神级人物  资深腐女,超级助攻呦  看表面还是很文艺的
星座:天蝎
总结:唯一戏份多的女角色(大助攻咩)

      节彼南山广播剧社团改编卷耳白原著《致陆东青》广播剧CV开始招募啦!!
      广播剧CV招募开始,感兴趣的小伙伴加审核群企鹅号:
471500432
     本社团近期内审核,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。只要有声,你就有戏。



只要你来我就敢跟你尬歌😂😂😂――胆大妄为的苏黎

我前天表白了,然后结果不怎么好。这是我在得到回应之前的,一种幻想吧。

        凌晨5点,窗外的阳光刚刚好,屋内床上的少女毫无形象的躺着,被子掉在了地上,一只古牧优雅的坐在旁边的地板上,歪着头。“避世独立三千浮尘,随心……”一把抓起手机,“嗯?谁啊”“……我”“嗯?啊…怎么了,什么事?”“你昨天说的事,我答应你。”“什,什么?”“为什么我们不给彼此一个机会呢”“我……”“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?”“额,我们,来日…方长?”低沉的笑声在那头响起,“好傻啊,我很期待你即将做出的事哦。”
        少女仍在呆愣中,半晌,才猛然跳起来:“他答应我了!啊啊啊啊啊!”
        一把拉开窗帘,捂住被刺的睁不开的眼,匆匆洗漱完毕下楼。
        嗯,她想:“早餐一定要合理搭配哦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笃笃笃”少年睡眼朦胧,“你怎么来了?”“我来做你期待的事情啊”少女露出一口白牙……
       那一抹阳光,刚刚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――苏黎
(为什么写短篇老是收不住呢,差点就写成那一口白牙刚刚好😂😂😂😂)因为是手机码的,所以格式和标点可能会有点问题,将就看啦。

我循环了一天,确实有所反思,学习最重要了,谈什么恋爱。 @裘小球👑

梦里江南

         看我写的很唯美?实际上那是一段比较黑暗的生活,五六岁正是活泼的时候,那时不懂什么是小桥流水人家,每天坐在门前发呆,唯一能跟我交流的就是我爸。因为我听不懂吴侬软语,他们也听不懂普通话(=_=)。
         印象中的江南是一个个依山傍水的小镇,镇里有河,河上有桥,桥畔有柳,柳下是被岁月涓涓洗过的青石板,石板上驻留着落拓清冽的行吟诗人,或者是目不识丁的浆衣老妪。一切不急不徐,浓淡恰到好处,古色古香的江南就这样滞留在时光里,拥着那一方远离尘嚣的宁静,吸引着我。
        轻扶被岁月斑驳的篱篱古墙,犹如聆听一段或传奇或平凡的故事,那份心情还略带温热,留住你的脚步。若正逢花期,墙头悠然凝起的一抹鲜艳仿佛是穿越千年红尘滂沛而来,眼里涌动着看淡前尘旧事的爱怜,或恨意。一篱古墙,一抹花事,却是情意潺潺。
        阳光,在这里褪尽刚烈,散发着一种母性的情人的光辉。她轻轻拂开珠灰的云雾,用昏黄的色光裹住江南,给本就迷离的江南镀上一层朦胧,或倦怠。安睡在这样温柔的日光里,时光也变得模糊而温顺,悄悄随着流水而逝,不痛不觉。
        谁说的,江南的河流是书法,河床是宣纸,船只是行草,河岸和小桥是装裱。其实江南整个儿就该是一幅印记未干的水粉,婉约清浅的河流,满怀心事的雨雾,和着万家杨柳的青烟,一切若即若离绰绰约约,不可言。那种如梦如幻的天堂之景只能停留在心中,一开口便会飞走。
       泛舟吧,在河上,撑船的少女星眸一点如漆,张口便是吴侬软语。荡开的涟漪就像小时候爸爸悠悠然吐出的烟圈,尘封多年的回忆与你不期而遇,原谅时光的笑容再次浮现在你的脸。你和回忆,怕是从来不曾这般默契。不用告诉少女撑去哪里,就随着这温顺的时光慢慢追忆,穿行在这临时的天堂,有如穿行在你渐成沙漏的指缝,或牢房。
        江南的风应该是细密而惺忪的,似孩子半睁半合的睡眼。微微来回,杨柳是风,雨雾是风,路过的屋檐是风,偶遇的情怀是风,风还是风。它有时情绪饱满,哀怨低诉,听风的声音,听见回忆扑面而来。与那些过去一一拥抱,美好的,疼痛的,在此刻,在江南的风里,一切只是过往。可以轻轻想一下未来,十里花香,十里风长,唯有憧憬闪耀着白光。还可以是眼前,风轻轻地吹,云悄悄地移,日子淡淡地过去,像风一般无痕,像杨柳、雨雾、屋檐、情怀一般无痕。
        随便找一家旅店住下,但须得有窗。透过它可以看到有温婉的女子,身着素布棉衫,飞针走线地将那些青春懵懂的情愫绣进平平仄仄的时光里,偶尔停歇,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,有着不胜凉风的娇羞。可以看到沉默的少年手执似水年华临摹着诗帖,眉目如画,时有微笑贴在脸颊。轻轻抚过他们似锦的青春,字字针针如情人。透过它还可以看到河边正在浆洗的老妪,渐白的银发和渐密的智慧是她的年轮,抬手抚额的时候不见沧桑,只有温婉的时光静长。可以看到一些文人墨客的失意,在名优的温柔乡里醉生梦死也空。看祠堂,看牌坊,看周庄,看水乡,看生命回归原始的寂静。我们不说生活,桥水,这不流着,生活,这不过着。
        熟透的半天黄昏,薄若蝉翼,浓若钟响,等落日,等时光,等一些未来得及说出口的话被收藏,这是江南的黄昏,怀抱一点落日和等待,一切朦胧而惆怅,若随落日一起出行,或许会逢着一个丁香般结着愁怨的姑娘。
        夜在黄昏的等待中一寸一寸笼罩过来,至此景物已经隐约。微微灯火有着昭然若揭的温暖,这时大概也会梦想有一个家,三口人,轻声讲话或争吵。夜要微凉,要有月光,月光如情人般柔美,要为进入梦乡的江南守夜。薄薄的浅浅的银辉一片,星光模糊,一切仍是绰绰约约不可言。那么月光就这样彻夜不眠吧,守住这江南,守住我梦中的故乡。
        若随夜睡去,这不过是一个梦中江南。我的笔触不过是一种过客姿态,关于江南,从未涉足,也不想潦草地踏上那方宁静。这是一个我梦过的故乡,在想象中经过多次却从未停留的故乡,她守着我情感上的朦胧和倦怠,每次想写写她都有一种字字如情人的温暖。尽管,尽管我不是归人,只如过客那般来了又去。
        梦里江南,梦里花香落满身。只怪文字不够详尽,但梦境足够优美。若风徐徐,月清微,我便常常粗糙而细腻地怀想这个梦中的故乡。
         ――来自文艺(并没有)girl 苏黎